<acronym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<object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small id="ceblq"></small></strong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<p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strong></p>

      1. 音樂創演秀《幻樂之城》遇冷:音樂綜藝變形記,造模式與造內容

        國內首檔音樂創演秀《幻樂之城》收視率遇冷,讓人意外的同時也值得反思,音樂綜藝疲態是模式出了問題還是音樂出了問題?垂直細分就能創造現象級嗎?事實證明,模式是可以被不斷被翻新模仿的,只有音樂本體才是節目最具生命力的,法寶以音樂為載體的音樂綜藝節目無論面對大眾還是細分,都只有回歸音樂的本質,讓音樂節目=好創意+好內容+好互動,才是未來音樂節目更好地唱下去的關鍵。

        作者/趙榮進? 來源/文化產業評論? 編輯/1004月

        近年來,隨著網絡環境的快速迭代及觀眾主體性的強化,我們都在談“垂直細分”,似乎精準地直擊受眾才是音樂綜藝走向未來的籌碼??墒?,凡細分到位的音樂綜藝都能屢試不爽,獲得觀眾的自然青睞嗎?似乎不然。

        7月20日晚,一檔宣稱投資三億的音樂綜藝《幻樂之城》于湖南衛視的黃金時段正式播出,卻在收視率上輸給了晚上10點播出的《中餐廳2》 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還是在當晚收視大戶《中國好聲音》停播一期的情況下。

        節目組反復強調節目難度和創新點,生怕觀眾get不到難度和創意在哪里,這一點總是讓人有點“形式大于內容”“導演版101”的感覺。相信大部分人看后,豪華的場景切換、演員走位的形式感等,已或多或少地擠壓掉了我們對于音樂內容的印象。在第二期節目過后,微博熱搜的話題也主要是集中在明星的個人演技上。

        《幻樂之城》后臺畫面

        《幻樂之城》后臺畫面

        我們發現,音樂綜藝穩步向前發展的同時,也面臨著觀眾的審美疲勞問題,此番《幻樂之城》本欲創造“音樂綜藝+MV形式”的審美新期待,卻未曾想到觀眾對這“高冷”的模式并不太感興趣。其他諸如求差異化模式創新的音樂節目還有很多,為什么有的就成功了,有的卻成爆款節目的墊腳石了呢?若想解開這個問題,我們不妨先回看下國內音樂綜藝的此起彼伏之路。

        國內音樂綜藝的模式探索

        音樂節目是最早的綜藝類型之一,也是大眾接受度最高的類型。它的受眾最廣泛,因此一直在綜藝領域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。在這十幾年間,它大概經歷了三種結構上的轉換。

        • 草根選秀的1.0時代

        在2005年“超女”爆火之前,流行音樂是以“青歌賽”一類的正式比賽形式面向大眾的,審評標準比較嚴肅規范,固化的模式及角度使人們不可避免地產生倦怠感。而主張“想唱就唱”的《超級女聲》則一舉打破了傳統的音樂審美,轉頭走向親民路線,即面向最廣泛的草根人群,放低舞臺門檻。

        青歌賽vs 超級女聲

        青歌賽vs超級女聲

        從行業角度來說,那些來自民間的而非專業院團的歌聲可能是業余的、粗糙的、原生態的,但也因此而顯得更親切、生動和自然,曾軼可的綿羊音爭議就是當時的典型,在觀眾們看來,可謂新鮮、有趣又接地氣,觀眾無形中也將自己與舞臺上的選手進行了身份上的綁定——Ta代表著我的草根夢想。

        2004年到2006年之間幾屆《超級女聲》的成功,引發了國內衛視選秀節目的熱潮,《快樂男聲》《我型我秀》《加油,好男兒》《絕對唱響》等節目也開始此起彼伏的出現在觀眾視野,但選秀中的流量選手基本還是集中在那些“頭部節目”上。

        • 專業歌手競演的2.0時代

        隨著同類選秀的接力上陣,沒過幾年,觀眾對此類通俗的、過于草根性的審美也產生了疲勞。于是在2013年左右,標榜大制作的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我是歌手》等音樂綜藝異軍突起,作為版權節目,其節目模式已經相當成熟,總體上回歸了音樂的純享本質,還扎堆涌現了不少榜單金曲。

        如果說早期的選秀節目,主要還是電視邏輯的節目,那么這一階段的音樂選秀節目,其實已經有了較強的音樂屬性。這種屬性首先體現在一些著名音樂團隊的入駐上。如 《中國好聲音》—劉卓團隊,《我是歌手》—梁翹柏團隊等等,這些都是國內當今最頂尖、而且最具音樂實力的制作團隊,頂級資源的加持也給選手的歌曲質量起到了保駕護航的作用。

        最主要的是,2.0舞臺上的選手們已不再像曾經青澀純真的“超級女聲”那樣,他們要么已經是當紅歌手,如汪峰、李健等絕對實力派,要么是幕后音樂人或專業社會歌手,如金志文、吉克雋逸等。所以,這一時期除了觀眾的“草根夢”,大家開始更喜歡精英化的小資音樂享受,競演雖然也帶有淘汰的性質,但在整體亮相上都比較高調,給觀眾的視聽感受也比1.0時代要好很多。

        音樂創演秀《幻樂之城》遇冷:音樂綜藝變形記,造模式與造內容

        因此,“明星+音樂”是2.0時代的關鍵詞,新穎節目模式引進的同時也大幅加強了音樂本體的效果。但回看后續的發展,除了緊張賽制、炫酷舞美、頂級冠名等持續加磅外,音樂本體的發展水平好像還是停留在第一季,音樂綜藝的造星、造曲功能明顯不如開始那般單純了。

        • 類型愈發細分下的3.0時代

        近兩年,音樂綜藝又不甘吃老套,開始進化出各種各樣的新奇玩法。如音樂競猜類的《隱藏的歌手》、懷舊音樂類的《金曲撈》、電音編曲類的《蓋世音雄》、素人挑戰類的《我想和你唱》、嘻哈類的《中國有嘻哈》等。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“網感強”,也就是說,音樂類型不再大一統地扎堆而是更加垂直細分到每一個小群體,使影響力能夠由內擴外,突破一個個圈層 。

        說到這里,這就一定得提到去年暑期大火的《中國有嘻哈》——音樂垂直細分領域下的市場寵兒。其憑借強大的音樂內容話題度及“keep real”的態度,上線4個小時播放量就突破1億,選手投票榜數值刷到歷史新高度,誰也沒有想到這檔看似小眾沒有市場的音樂綜藝,會在暑期內高調掀起一場嘻哈風暴。也正是這檔垂直節目的熱度,讓人們對其他音樂細分節目有更高的期待。

        網絡高度發達的今天,當娛樂選擇空前豐盛時,觀眾口味的細分也會越發明顯,“類型細分+音樂”即迎合了這一階段人們的迫切心理需求。吸取粉絲、吸取流量不再只用多大牌的明星、多有號召力的平臺,而是精準深挖到每一個“興奮點”,從而讓小眾音樂類型更具有普世性、傳播性。

        國內音樂綜藝的“偽現象級”熱捧

        從這三個時代的發展中,我們發現音樂綜藝的關注度依然是很穩定的,但其中也不乏同質化、模式化、翻新化的問題?!耙粋€現象偶然成功,集體必然跟風”的扎堆情況也層出不窮,具體表現在不斷翻新節目模式而忽略原創音樂本身,追求“偽現象級”的商業成功的行為。

        在創新的自我迭代上,有失偏差的當要屬《中國好聲音》系列,剛才我們也提到,這是憑借明星模式及高質量音樂而成名的節目,但越往后發展,它的明星選手優勢便不再那么明顯。倒是在其他流程上下足了功夫,典型代表就是“盲選方式”。從1.0的轉椅,到2.0的沖椅,再到今天3.0的“魔鏡”,緊密圍繞明星導師之間的交流互動而展開,“造曲”功能似乎已被人一定程度上遺忘在腦后。更多中國好聲音解讀:www.hiouchirealestate.com/tag/haoshengyin

        音樂創演秀《幻樂之城》遇冷:音樂綜藝變形記,造模式與造內容

        在同類競爭上,仿制成功模式也成為了不二之選。如主打懸疑元素的 《蒙面唱將猜猜猜》,在引起一定社交熱度后,不久便先后出現了《誰是大歌神》《看見你的聲音》等一系列“聽音識人”的節目,模式上都大同小異,曲目上也在不斷翻舊,近乎把華語流行音樂的優質資源都消耗完了,原創資源依然不見起色。

        以上都是在追求所謂持續“現象級”的娛樂產物,毫無疑問,觀眾并沒有太買賬?;剡^頭來我們說,什么才是積極的現象級?這首先源于它是一個話題。而這個話題是觀眾之前沒有看到過、卻在潛意識里又渴望的。正是因為這個話題形式不僅讓觀眾眼前一亮,更滿足了觀眾這種潛在的心理需求,從而引導了整個社會的潮流。

        還是以《中國有嘻哈》舉例,其初始吸引點基本都是圍繞在音樂內容上,它一反往常選秀節目選手的煽情人設,選手基本都有原創歌曲在身,不賣慘不取悅,可以直接跟導師質疑嘻哈音樂的標準。這種背景下出來的小眾音樂便具有了大眾性特征,使觀眾在觀看時能有效釋放自己的心理壓力,產生“移情”的正向效果,從而達到節目“更大范圍地推廣嘻哈音樂”的傳播效果。在今年改版的《中國新說唱》中,筆墨更是著重凸顯選手的原創力,使每一首音樂具有鮮活的生命力與傳播力,如《Three pass》《兒子娃娃》等優質作品引起熱議,這才能依舊稱之為“現象級”節目。

        當然,一檔現象級綜藝的熱度若脫離了音樂本質,其結果必然是遭受打擊的。2017年暑期過后,嘻哈歌手的負面新聞一度集中爆發,“抄襲事件”“侮辱事件”等等都讓《中國有嘻哈》蒙羞,“偽現象級”的觀點也甚囂塵上,這都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了觀眾對嘻哈音樂的態度轉變。在廣電總局開年的“調控令”下,《中國新說唱》節目組就明確表示,今年拒絕“黑歷史”選手,歡迎正能量的中國原創歌手。這無疑更大程度上保證了這檔節目的音樂“純潔性”,而不是靠雜七雜八的新聞永葆青春。

        可見,作為“現象級”節目是幸運的,但如果只靠模式迭代、案例模仿、周邊新聞等,發展方向或將偏離良性軌道,有親手將自己推向“偽現象級”的危險。

        “現象級”不會從天而降

        原創音樂永遠是法寶

        音樂綜藝“偽現象級”現象折射出的正是當下華語樂壇原創乏力的窘境。知名音樂人李健就曾表示:“中國不缺好聲音,而缺好作品?!笔苌鐣h境的一定影響,流水線式的音樂作品乃至藝術價值匱乏的神曲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針對這種情況,音樂綜藝節目的制作者如果能及時調整思路,把關注點從“造模式”轉向“造曲”,不再一門心思地為話題服務,而將精力更多地花在為音樂本身服務上,致力于扶持原創、構建健康音樂生態上,或可為音樂綜藝節目乃至中國音樂產業的發展開辟一條新路。正如我們開頭提到的《幻樂之城》一樣,原創節目模式確實值得肯定,但也要把握好形式與音樂本體間的平衡,才能自稱為一檔“音樂節目”。

        知名唱作人胡彥斌觀點

        知名唱作人胡彥斌觀點

        因此,以音樂為載體的綜藝節目無論是大眾流行還是垂直細分,將音樂作為主打賣點的原則是不能變的。當然,要想在競爭越來越激烈的今天殺出重圍,做出優秀的原創音樂,難度也愈發加大了,這意味著要面對更多的風險和未知因素,就更需要電視人和音樂人的通力合作,傾注更多的智慧和力量??偠灾?,一個有生命力的音樂生態系統才能和音樂類綜藝節目互相滋養。

        ·氧分子網(www.hiouchirealestate.com)延伸閱讀:

        ??papi醬——張總教你做綜藝!

        ??大腕明星爭當綜藝咖圖的只是錢嗎?

        ??陳紫妍受邀主持“河魂·河頌”門頭溝永定河原創作品音樂會

        ??史記《村上春樹與鮑勃傳》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 ,頒給了音樂人

        ??網易云音樂高級總監王磊離職 加盟太合音樂旗下百度音樂任總經理

        ??阿里娛樂戰略主席高曉松和阿里音樂董事長宋柯:假裝做音樂20年

        氧分子網

        ·氧分子網(www.hiouchirealestate.com)綜合

        您可能還喜歡…

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  奇米网777色在线精品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<object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small id="ceblq"></small></strong></object>
          <object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      <p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strong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