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<object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small id="ceblq"></small></strong></object>
    <object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<p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strong></p>

      1. 從文科生到程序員,我找回了快樂的能力

        適逢期末,我的朋友圈充斥著畢業回顧和期末總結。我這才恍然發現,才剛剛進入職場半年而已,上學仿佛遙遠得已經像是上個世紀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自從進入職場,成為程序員以來,我過得還算不錯,時常感到自己能找到這樣一份喜歡又適合自己的工作,真的非常幸運。

        這引發了我的思考:我在大學期間其實是上過編程方面的課程的,卻并沒有考慮過選CS為專業。這是為什么呢?

        因為在上學時和工作后,我的視野和考量是不一樣的。

        那么,上學和上班,這兩種狀態間到底有怎樣的區別呢?

        來源:Rina漂流記(微信ID:rinapiaoliu)

        在最早的時候,我在學習這件事中的唯成績導向還是非常明顯的。在高中以前,我一直都被教育“學生的第一要務是學習”、“做全科全面發展的好學生,不能有短板”。所以從小到大我都很清楚,我一定要考出好成績,而且是每一科都要考好,不能討厭任何一門課程,每一門課程都要爭第一。

        如果考不到第一,我就會不開心?;蛘哒f,我沒有資格開心。仿佛只有表現得苦大仇深,才能向老師和家長證明,我已經很努力了,所以如果我做不到,你們也不能譴責我。

        但問題是,第一名只有一個,絕大多數時候,我都考不到第一名。因此,我絕大多數時候,都沒有開心過。

        我對各科的內容本身并無偏好,只有價值判斷——會不會影響我用最少的精力考出最高的分?如果分數很難提上去,或者會占用我太多的時間,我就不喜歡。

        理所當然的,我也沒有認真地考慮過自己到底喜歡什么、擅長什么。又或者說,正是因為我沒有特別喜歡的、擅長的,所以只能被動地接受了外部環境中主流的“唯成績論”。這二者之間,很難說清誰是因,誰是果。

        進入高中階段,一切都變了。IB是一個嶄新的世界,這里不再只要求“成績”,而是開始要求“全能”了。

        自此,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。因為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所以只能要求自己什么都做好。成績我要,標化我要,活動我要……我的精力被嚴重分散了,不得不變得比過去更加斤斤計較地計算自己單位時間的產出比。那種花費大量時間解一道題、磨一篇作文的行為被判定為性價比過低、不值得。

        同時,我的拖延癥迅速惡化。這個癥狀在更早期的階段就初見端倪了。明明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短板,卻就是不愿意去多練習寫作、語文閱讀、數學壓軸題、語言表達能力……間歇性躊躇滿志,持續性混吃等死,說的就是我本人了。

        而在IB,有的是困難的大任務供我拖延。小到單門課的paper,大到IA和EE,每次我都會拖到不能再拖,拖到我自己都食不下咽、夜不能寐,最后再通宵用一晚寫完。

        我知道我內心要做個“好學生”的自我追求在一天天崩壞、腐爛。

        我痛恨這樣的自己,卻也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盡管如此,我還是下意識地維持著好學生的形象,兢兢業業地做著IB需要我做到的、大學申請中需要我做到的一切。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,我跨不出環境的條條框框,也不想做這樣的嘗試。每當我在IB繁雜的評價系統中奔波,在五花八門的課外活動中勞碌的時候,我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的熱愛,還是單純的為了湊一份好看的簡歷和成績單。

        我告訴自己,多虧了IB和大學申請的需要,否則我可能永遠也不會跨出舒適圈,嘗試這么多過去從未嘗試過的東西:寫小說、寫論文、拍MV、剪視頻、公眾演講、跳舞、譜曲、演出、管理社團、組織活動、投身公益、公眾號運營……

        每一天我都在給自己打雞血,告訴自己,我要變得更好,我能變得更好,所以我一定要足夠的努力,每一天都要比昨天的自己更優秀。

        但是我唯一沒能做到的,就是安撫好內心的那個小女孩。

        她在說,我好怕啊,我好累啊,我跑不動了。

        不是我不想慢慢來,而是我真的做不到。

        在我的身邊,優秀的人真的太多太多了。連他們都在拼命地努力,我又有什么理由不這樣做呢?

        這種時刻逼著自己挑戰自我、跨出舒適圈的心態深刻地影響著我的大學生涯。

        在《從GPA4.0到將近全科掛科,我經歷了些什么》一文中,我詳細地講述了我對于文理科的學習體驗。因為文科對我來說有更大的不確定性、風險更大、更沒有把握拿高分,所以我認為文科是值得攻克的、值得我花更多時間去克服的。

        而對于數學的看法其實也概括了我對于絕大多數理科課程的態度——既然老師教過、我學過,那我就應該會了。題目做得出來、考得好是理所應當,做不出來、考不好就是不應該。所以,在理科中我無法獲得“快樂”,頂多也就是“滿意”,更多的是不滿足和不甘心。

        而另一方面,我也不得不慎重考慮大學階段學習的終點——畢業論文。大學的學習終歸是以研究為導向的,更何況我所在的是職業導向尤淡的文理學院。我對于解題還算是得心應手,可是要是讓我研究一個理科問題,那真是要興趣沒興趣、要頭緒沒頭緒。而反觀日本研究呢,學的很多都是我感興趣的內容,畢業論文的選題范圍也足夠廣,不愁沒有東西可寫。

        于是,我就這樣斷定任何理科都不會是我可能會抱有熱情、想要長期發展的方向,而是把目標定在了日本研究上。

        但是我卻沒有預料到,工作和上學,是非常、非常、非常不同的。

        成為程序員已經快半年了。

        從作為近零基礎的文科生技術小白入職時的忐忑不安,到開始培訓時的雄心壯志,從剛上項目時茫茫然的跌跌撞撞,到現在放平了心態逐漸習慣,其中的起起伏伏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
        這幾個月以來,每次我接到一個新任務,剛開始了解任務背景時,都會覺得眼前的設計書和代碼簡直與天書無異。但是,每當我多讀一遍,多試一遍,對于任務的了解都會再多一點點。就這樣,一點一滴的,一個個剛接到手時完全沒有信心攻克的難題竟然被逐漸地解開。

        我感受到一種久違的快樂。

        這種快樂是細密的、踏實的、長久的。

        過去的幾年中,我一直被一種難以言狀的焦慮裹挾著。每當我突破了自己的時候,那種轉瞬即逝的快樂都會被更大的野心稀釋,仿佛有一個揮之不去的聲音在喋喋不休:你還不夠好,你應該變得更好。

        所以,無論取得了多么大的進步和成就,于我而言都仿佛失去了意義。因為我早已失去了快樂的能力。

        但現在,這種快樂的能力回來了。

        一方面,我能夠解決一個工作上的問題,不再是“理所當然”了。恰恰相反,像我這樣幾乎沒有技術背景的人成為了一名程序員,大多數編程知識都是在入職培訓的短短兩個月間惡補的。對于這樣的我來說,遇到困難、解決不了才是預期和常態吧?所以,我總是感覺到很安心。更多程序員解讀:www.hiouchirealestate.com/tag/chengxvyuan

        每天上班,我都得以連續幾個小時專注地撲在手頭的任務上,從剛接到任務時的茫然,到苦解不得的受挫,再到逐漸抽絲剝繭得出解決方案,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“心流”狀態吧。在這個過程中,我是充實的、幸福的。

        另一方面,工作不是“研究導向”,而是“解決問題導向”的。我對研究并沒有什么熱情,一直以來都只是因為課程的要求而不得不撰寫大大小小的論文?,F在終于不用強行發現些什么學術界并不存在的新觀點、發表些什么連自己都覺得沒有價值、或者不夠嚴謹的想法了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和釋然。

        雖然“解決問題”也未必容易,但是我很喜歡這種“回歸純粹”的感覺。研究也好,寫論文也罷,做那種我并不適應的突破需要消磨我太多的精神和能量,從長期來講是不可持續的。過去幾年愈演愈烈的拖延癥,無疑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        更何況,在《收到翻譯界“哈佛”蒙特雷高翻的日英offer后,我決定……》一文中也有提及,經過仔細的考察,我認定現在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個適合我長期發展的平臺,所以我再也不用像過去那樣如同無頭蒼蠅一般亂轉,因為不知道要抓什么所以什么都要抓,反而在什么上分配的精力都很有限了?,F在我有了固定的努力方向,又得益于公司完善的培訓體系和支持系統,只要沿著既定的規劃踏踏實實地走就可以了,不知道比以前安心了多少倍。

        就連壓力的類型也不一樣了?,F在我擔心的是東西做不出來、趕不上進度,以前是瞎焦慮,做得再好也擔心不夠,迷茫而無力?,F在只要多讀一遍就能比上次懂得更多一點,多花一點時間就能更進一步,勤勤懇懇地做,總會得到回報。我覺得前所未有的踏實,再也沒有那種漂浮在空中、如履薄冰的感覺了。

        我喜歡現在的自己。每當我解決一個新的問題,哪怕這個問題再小,我都會覺得自己特別棒。這么多年以來都處于半癱瘓狀態的自我激勵系統仿佛活過來了。我開始感到未來有盼頭、期待未來的到來,而不是焦慮和恐慌。

        不過話說回來,一個階段的我有一個階段的局限性,大學階段的我怎么能預見到我現在的生活狀態呢?當時的我做出選擇的時候,無疑也是經歷了深思熟慮的。當時的思考,絕不是沒有價值的。我對自身的理解是到位的,但是卻很難預見外部因素對我的影響。

        畢竟,找工作的偶然性真的太大了?;貒?,我也不會預料到我會從事這樣一份工作。否則,我也不會為成為一名翻譯做這么多年的準備了。

        在各式各樣的職業發展指導書籍或者課程中,很多都會強調目標的重要性。要有長期目標、短期目標。十年目標、五年目標、三年目標??墒窃趯嶋H生活中,我哪里能看得那么遠呢?還不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嗎?

        “那也是沒什么辦法?!边@句看似得過且過的話語中,也許正蘊含著生活的大智慧。

        無論身處哪個階段,都堅持做出自己以后不會后悔的決定,這就夠了。

        其余的,就慢慢來吧。

        關于:Rina漂流記

        美國Hamilton College ’20,日本研究專業。橫濱IUC ’21。菜鳥程序員。關注我,聽美國留學/文理學院/個人成長故事。

        ·氧分子網www.hiouchirealestate.com)延伸閱讀:

        ??池建強:程序員依舊很窮,程序員與鍵盤、臺燈的故事

        ??池建強:程序員、產品經理和設計師的故事

        ??資深產品經理親歷案例:互聯網時代如何做市場調研?

        ??北漂程序員邊城的幸福生活?Kentzhu:產品經理的貪嗔癡

        ??程序員的黃金時代 王欣、賴霖楓、鄒勝龍、程浩、馮鑫的那些事

        氧分子網

        ·氧分子網www.hiouchirealestate.com)綜合整理

        您可能還喜歡…

  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 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  奇米网777色在线精品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<object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small id="ceblq"></small></strong></object>
          <object id="ceblq"><label id="ceblq"></label></object>

          <p id="ceblq"><strong id="ceblq"><xmp id="ceblq"></xmp></strong></p>